当前位置:主页>浙江楼市>

温州10万大军炒房炒车 浙江炒商将四面楚歌

来源:  作者:本站

  近年来,浙江“炒”商可谓出尽了风头,从“炒房团”到“炒车团”,再到“炒煤团”,现在又冒出了“炒金团”,真是炒出了花样。有人这样评价,浙江人真是厉害,什么赚钱就炒什么。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热闹一阵子后,无论炒房团、炒煤团还是炒车团无一不受到阻击。先是炒房团名存实亡,再是炒煤团殃及人命,后又炒车团败走镇江,一个个“炒”商的炒。

  作暴富梦从巅峰跌至谷底。浙江炒商敏感的神经已感受到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地方政府对失去话语权的恐惧;关于外来投资政策的潜移默化;普通百姓投来的异样眼神,频频的矿难导致人们对浙江“炒”商的良心拷问。浙江“炒”商,缘何四面楚歌?

  恶意炒作制约当地经济发展

  对于浙江“炒”商,炒房团无疑是最风光的一支团队,他们将自己从温州炒到全国,甚至“火”及美国纽约长岛。这支近10万人的炒房大军,手中有上千亿元的资本,有消息称甚至更高,仅温州某房产投资俱乐部,会员就达6000多人。四年来,温州炒房团先后到上海、深圳、南京、杭州等经济较发达城市炒房产,所到之处,房价骤升。那些凭微薄工资生活的市民们,惟有望房兴叹。

  紧跟其后的又冒出炒车一族。短短两个月,江苏镇江市的出租车转让价从7万元一路飙升至12万元,涨幅达40%。炒车团成员仅用了一两周时间便从温州瑞安出租车价格从60万元炒高至70万元,温州永嘉出租车牌照也从20万抬高至30万。

  浙江能源紧缺,缺电让浙江人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浙江“炒”商凭借着自己独有的嗅觉,拆资向晋商挑战。以至于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一位专家发出这样的感叹:当前煤价上涨与浙商炒煤团有脱不开的干系。

  浙江炒商从一定程度刺激了当地GDP的增长以及相应产品、资源价格的上扬,但由于炒作过程中没有有效的机制加以宏观调节,涨势得不到有效控制,形成了一个个“泡沫”,特别是炒房团使得当地百姓纷纷谈房色变,大呼“狼来了”。有专家指出,泡沫终究是要破灭的,指望浙商炒家刺激当地经济增长,其危害犹如吸毒。

  地方政府“阻击”浙江炒商

  当浙江炒商团带着滚滚财富来到“新大陆”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其实他们没有注意到当地政府在迎接笑容中还有另外一番让人难以察觉的含义———这绝不仅仅是一个招商引资的问题。

  “山西为什么出不了现代晋商?”面对不断涌入的浙商炒煤团,很多山西人在问。一个沉重的话题不可回避地摆在曾经辉煌多时的晋商面前。一个关于晋商崛起的论坛在山西省政府等有关部门的直接推动下展开。从山西省省委宣传部部长申维辰在论坛上的发言中不难看出山西方面对浙商日益做大的担忧。申维辰说:“我们现在应该重视什么?重视我们自己的钱,重视我们后代的钱。把我们宝藏(指煤炭)使劲地挖,破坏性地挖,这与晋商明理的精神相违背。我们有一些民营企业家,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为山西考虑。外省的企业家来山西,把煤挖完了,把当地环境污染了,然后走了。这种现象是值得思考的。”他还说:“省委省政府提出要把山西建设成新兴的能源基地,这是一个关于我们新晋商下一步如何走的问题。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山西人,把山西的煤资源大批大批地转出去,甚至是破坏性地转出去,我觉得良心上真过不去。”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